當前位置: 首頁 > 工作動態 > 詳情

朱軍岷:雕刻華彩的民族記憶

來源:浙江統戰 2019-10-28

省知聯會副會長、中華老字號“朱府銅藝”第五代傳承人朱軍岷

我出生在60年代末期,我們這個年紀的人,都應該感受到我們的成長,正是國家變革的時期。我的小學,正是一個追悼會開始,我這樣說,主要是因為很多人以為我和父親,出生在一個工匠世家,這個說法既對又不對。

我本人,甚至說我家族的一個發展,正是和國家偉大的四十余年密切相關,我爺爺朱德源先生,他在老家紹興有一個銅鋪,位于紹興古街,緊挨著魯迅先生的三味書屋與百草園,因為戰爭,他的銅鋪不能繼續經營,舉家搬遷到杭州。我們都知道,銅雕在中國歷史上有3000年以上歷史,青銅時代可以說是銅歷史上濃墨重彩的一筆。解放后,銅成為戰略物資,民間不能購買到銅材,我們家的銅鋪不能繼續經營,打銅工人們都失業轉行,這個行業就消亡了。所以,銅雕作為一個技藝,銅器作為百姓生活中常見器物,也消失了。

80年后,國家開始改革開放,我爺爺因為書法功底,1982年開了一家以他名字命名的書畫社,據考證,這應該是中國歷史上第一個民營個體書畫社,在杭州浣紗路,當時他搬到杭州后購入了這個二層小樓房。其實當時的老百姓還沒有消費書法作品的習慣,大部分人來求字,主要是為了找他寫招牌。在這個時間點,國家出了一個政策,改變了我們家族的走向——價格雙軌制。也就是說,我們普通人,可以買到曾經作為戰略物資的銅板,同時這也意味著我們需要花費更高的價格去購買,雖然價格高,但至少我們能買到銅材。我爺爺提出,他可以打銅,他要打銅。

我父親,朱炳仁先生生于1945年,在他小時候,就離開紹興來到杭州,他和新中國所有的孩子一樣,讀書找工作。1987年,年近40的他,第一次跟著他的父親學打銅。在這之前,他沒有接觸過銅——家里沒有銅,當然現在他已經是國家級工藝美術大師以及國家級非物資文化遺產傳承人。

我的成長經歷,也是如此,在我小時候,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完全不知道我們家打銅的歷史,我也是按部就班的讀書到大學畢業,當時我面臨一個選擇,其實90年國家給了我們一個很好的待遇——干部身份,這也是一個穩定的鐵飯碗的工作。我父親1978年辭去了他的職務,杭州工藝美術公司經理,下海來幫助他的父親,也就是我爺爺的銅鋪。對我而言也是同樣的選擇,我要不要去幫他,后來也有很多媒體記者問我是不是從小就熱愛打銅,在那個時代,手工業者并沒有像現在這樣榮耀,可以說是一個卑微的職業,我放棄了公職,90年代下海去做一個工人,現在的媒體認為我應該是唯一一個做出這樣選擇的人。其實也不能說是出于熱愛,而是對家庭的責任,沒有產業工人,那我就必須去幫助他,這應該是我做的人生中第一個重大的選擇。

那時候我家中,我媽媽是強烈反對的,我和父親都放棄公職,就等于我家里有兩個人沒有了勞保,這在90年代是很難想象的。我們一家三代人就在我爺爺浣紗路的小院子里開始邦邦邦的打銅。

我剛剛說到中國人生活中一直在使用銅器,我們當時也有一個選擇,是做日常器物還是其他。我們判斷,老百姓的消費水準還沒有到使用銅器這個時間點,所以我們沒有去做之前在紹興時常做的產品,而是選擇了制作銅制招牌。我的父親因為他的勤奮踏實,在繼承傳統工藝的基礎上,創造了新的工藝與技法。

隨著國家經濟迅速發展,銅作為一種優質材料使用在更多場合,譬如大家熟知的雷峰塔以及及中國很多著名的建筑物,都使用了銅雕技藝,我本人也在這個工程中,學習和掌握了銅雕的技法。

到了2005年,我提出了一個觀點,讓銅能夠重新回到老百姓的生活中,在我看來,銅代表了中國傳統文化,而這種文化,需要某種載體才能繼承。我開始嘗試用銅做各種日常的器物,但是這條路走得異常艱難,差不多做了五六年,我擠壓了幾千件銅器產品,完全沒有銷路。現在回想當時,我的銅器所蘊藏的傳統文化的價值還沒有被大眾接受,差不多在2010年以后,黨中央提出四個自信,特別是文化自信,中國傳統文化越來越受到老百姓的喜愛,慢慢的我也找到了一條銅器發展的正確道路,那就是銅雕產品必須要和傳統技法與傳統文化相結合,我也非常慶幸我趕上了一個很好的時代,那就是中國傳統文化被重新確立為主流文化消費,越來越多的人喜愛并愿意為傳統手藝與傳統文化買單,更重要的是國家越來越重視工匠精神,也帶動了民間對于傳統工匠價值的認可。

2014年以我父親朱炳仁先生命名,在杭州萬象城開出了第一家專賣店,到現在,在全國各地已有60余家門店。我們和故宮合作,成為故宮唯一的銅器開發經營者,我們以故宮文化為元素,開發的各種產品,很多都成為國禮,贈送給外國領導人。

2016年杭州召開G20峰會,由我主持建設的主會場項目,也大量用到了銅元素與銅雕技藝,同時受到了國家領導人的好評。我堅信,只要我們能夠用中國傳統文化,講好中國故事,我們的事業一定會越來越興旺。另外我還有一個夢想,朱炳仁銅雖然在中國市場受到了喜愛,但這還遠遠不夠,我相信,隨著我國經濟與文化的發展,我們的品牌與產品一定會走出國門,代表中國和世界最好的工藝品牌競爭。

湖南快乐十分同尾走势图